网站菜单

魏武故事

  1.1)太祖始有丁夫人,又刘夫人生子修及清河长公主。刘早终,丁养子修。子修亡于穰,丁常言:"将我儿杀之,都不复念!"遂哭泣无节。太祖忿之,遣归家,欲其意折。

  后太祖就见之,夫人方织,外人传云"公至",夫人踞机如故。太祖到,抚其背曰:"顾我共载归乎!"夫人掉落臂,又不应。太祖却行,立于户外,复云:"得无上可邪!"遂不应,太祖曰:"真诀矣。"遂与绝,欲其家嫁之,其家不敢。

  1.2)《遗令》:

  吾在军中,持法是也。至于小忿怒,大年夜过掉,不妥效也。

  ……

  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,使著铜雀台,善待之。于台堂上,安六尺床,下施繐帐,朝脯设脯糒(食品)之属。月旦、十五日,自朝至午,辄向帐中作伎乐。汝等不时登铜雀台,望吾西陵墓田。馀喷鼻可分与诸夫人,不命祭。诸舍中无所为,可学作履组卖(做鞋卖钱)也。

  2.1)太祖兵少,乃与夏侯惇等诣扬州募兵,刺史陈温、丹杨太守周昕与兵四千余人。还到龙亢,士卒多叛。①至铚、建平,复收兵得千余人,进屯河内。

  注①魏书曰:兵谋叛,夜烧太祖帐,太祖手剑杀数十人,余皆披靡,乃得出营;其不叛者五百余人。

  2.2)“吾梦中好杀人”

  2.3)世语曰:太祖过伯奢。伯奢出行,五子皆在,备宾主礼。太祖自以背卓命,疑其图己,手剑夜杀八人而去。孙盛杂记曰:太祖闻其食器声,认为图己,遂夜杀之。既而凄怆曰:“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!”遂行。

  3)三年春,太祖军顿丘,毒等攻东武阳。太祖乃引兵西入山,攻毒等本屯。①毒闻之,弃武阳还。太祖要击眭固,又击匈奴于夫罗于内黄,皆大年夜破之。②

  注①魏书曰:诸将皆认为当还自救。太祖曰:“孙膑救赵而攻魏,耿弇欲走西安攻临菑。

  使贼闻我西而还,武阳自解也;不还,我能败其本屯,虏不能拔武阳必矣。”遂乃行。

  4)求才三令:

  建安十五年(210年):

  自古授命及中兴之君,易尝不得圣人小人与之共治世界者乎?及其得贤也,曾不出闾巷,岂幸相遇哉?上之人求取之耳。明世界还没有定,此特求贤之急时也。“孟公绰为赵、魏老则优,不成认为滕、薛大年夜夫”。若必廉士然后可用,则齐桓其何故霸世!明世界得无有被褐怀玉而钓于渭滨者乎?又得无盗嫂受金而未遇蒙昧者乎?二三子其佐我明扬仄陋,唯才是举,吾得而用之。

  建安十九年(214年):

  夫有行之士未必能朝长进步,朝长进步之士未必能有行也。陈平岂笃行,苏秦岂取信邪?而陈平定汉业,苏秦济弱燕。由此不美观之,士有偏短,庸可废乎!有司明思此义,则士无遗滞,官无废业矣。